在北京深圳逆流闖天下的300贊皇嫂子

來源:天成家政資訊  日期:2009-01-09 13:46:00

? 在金融危機爆發后接連出現的民工返鄉潮中,她們似乎是另類:拿著穩定、較高的薪酬,一批一批地奔向北京、石家莊、深圳,之后她們返鄉將更多的姐妹帶出去。口碑傳播,周而復始。

  “沒覺得和過去有什么不一樣。”在這個受全球金融危機影響下的初冬,這些贊皇嫂子們依靠自己的技能、勤勞、堅韌,搭起了大舞臺,“路是自己走出來的,我有信心做得更好。”?

  【新聞調查】

  畢業的“嫂子”供不應求

  11月17日中午,贊皇縣“嫂子家園”的張愛紅沙啞著嗓子回了一個電話,然后在便箋上輕輕地寫下:石家莊,月嫂一名。作為這家半民營機構的臨時負責人:張愛紅越來越覺得力不從心:攤子越來越大,而人手遠遠不夠,她需要再增加一名助手了。

  這半年來,從“嫂子家園”走出去的月嫂、育嬰師已經超過了300名。“我知道金融危機,但這和我們的嫂子們到大城市打工有什么關聯呢?她們一批一批出去了,10月中旬畢業的50名嫂子基本上全找到工作了,這個月16號畢業的嫂子也在陸續接到合同,口碑好嘛。”

  讓張愛紅詫異的是,這些嫂子在回鄉看望她時,還給她說些“知識改變命運”之類的話。“勤勞、堅韌、好學是我給這些嫂子的評價,看著她們的路越走越寬,我心里也挺高興的。”

  “嫂子家園”是43歲的張愛紅和52歲的姐姐張衛紅在去年四月創辦的,因為能為農閑時的農村婦女找到一條出路,縣里也給予了大量支持,開園時“四大班子”的領導都去捧場,婦聯也給予大力協助。

  姐妹倆開辦月嫂課堂

  姐妹倆以前也在石家莊做月嫂,看到這個不規范的市場有機會,決定開辦課堂,并將自己的親身體會加進授課內容,讓嫂子們少走彎路。“嫂子家園”每期學員免費培訓一個月,免費住宿,這對于閑在家里的婦女來說,有一定吸引力。培訓內容主要是基本禮儀、護理技能、育嬰知識等等,“還要求嫂子們說普通話,不會說普通話,就不能做育嬰師,不能讓人家的小孩說贊皇話吧。”

  經過一個月的培訓后,嫂子們參加石家莊市勞動就業局的統一考試,過關者持證上崗。“由于老區婦女特有的堅韌、勤勞,畢業的嫂子口碑非常好,今年培訓了11期,每期50人,拿到技能證后就有工作等著,而且行情看漲。”張愛紅說。

  由于培訓嚴格,操作規范,從家園畢業的嫂子供不應求。“基本上不用出去聯系工作,畢業一批學員,家政服務公司就要走一批。”

  將心比心迅速拉近主雇關系

  作為贊皇縣2005年高考理科狀元的媽媽,47歲的姜淑娟已經對育嬰師這個角色非常熟悉。“我所在的這一家,孩子的媽媽在外交部,爸爸在中直國家機關,他們對我非常滿意,我在他們家從月嫂做到育嬰師,他們對從老區出來的人非常照顧。”

  姜淑娟的月薪是1800元,盡管在北京的育嬰師隊伍中屬于中等收入,但“我理解雇主,他們剛買了房子,對我又好,我要一直把他們的孩子送到幼兒園”。在姜淑娟眼里,“一家人從不把我當下人看待,到館子吃飯,也要帶上我,假期還讓我的一兒一女到北京玩,我們的關系就和一家人一樣,所以我對他們的寶寶比當年對我自己的孩子還要好。”

  將心比心,迅速拉近了姜淑娟和雇主之間的關系。用心、愛心等“五心”是在“嫂子家園”培訓時姜淑娟首先記住的。她說,為了掌握育嬰師、月嫂等行業的最新動態,“嫂子家園”的發起人張衛紅、張愛紅每年堅持到外地做一段時間,然后把心得傳授給學員。

  “口碑為什么這么好,除了技術過硬,經驗豐富外,規范優質的服務讓贊皇的嫂子們越走越遠。”張愛紅說。?

  “因為培訓不收費、住宿免費,越來越多的嫂子們進入這個特殊的課堂學習。學成后,只要農閑就可以走出去。規范的培訓,讓嫂子們十分容易找到工作,這就是她們不怕金融危機的根本原因——這個市場不飽和、不規范,而“嫂子家園”提供的服務是規范優質的,這樣她們更加如魚得水、游刃有余。”贊皇縣婦聯主席趙莉說。

“我的下一個目標是五星級月嫂”

  對話人物:張小華(40歲)

  身    份:中級(四星級)月嫂,擅長十字繡,有人為她的《萬里長城》十字繡出價3500元,但她惜賣。

  記者:聽說你的月薪是2800元,在月嫂圈子里是屬于比較高的吧?

  張小華:還不算。我的一個老鄉在深圳當月嫂時,月薪是三千多元,即使在石家莊市,干得比我好的,也能掙到3000元以上。

  記者:好壞如何評價?

  張小華:我現在是四星級的中級月嫂。如果能評為五星級,行業平均工資就在3000元左右。不過評級和你們評職稱是一樣的,有時間間隔,明年我才能參評。我的目標除了五星級,就是高級月嫂,我挺有信心的。

  記者:學歷對月嫂重要嗎?

  張小華:還是有關聯的。我是初中畢業,雖然學歷不高,但對新知識挺感興趣的,所以覺得在這個行業還能吃得開。最關鍵的是,做月嫂要有毅力、勤勞、眼快手快。我在做月嫂期間,利用業余時間繡了一幅十字繡,有人開價3500元,我沒舍得賣,想自己留著做紀念。

  記者:看來你的手工挺好的。

  張小華:我從小喜愛刺繡,還繡過徐悲鴻的《八駿圖》。平時也為雇主做一些針線活,像被罩、座套什么的,雖然是份外的,只要有活兒,挺想干的。

  記者:高級月嫂對你來說,最大的挑戰是什么?

  張小華:更用心,更多的知識積累。我覺得在外打工這幾年,是不斷的知識積累改變了我的命運,讓我在勤勞付出的閑暇,也能像城里人那樣,享受一下生活。

  記者:不斷出現的民工返鄉潮,會對你的工作產生影響嗎?

  張小華:不會。我的這份工作還沒有結束,勞務公司的預定電話已經打過來了,征詢我干不干。我覺得只要干的好,就會得到認可,現在的情況是工作在找我。

  我特別想挑戰一下做護理雙胞胎的月嫂,但這是可遇不可求的(笑)。

  記者:你成搶手貨了?

  張小華:說實在的,家政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,以前人們覺得什么樣的人都能干家政,其實不是這樣的。家政也需要技能,我正是因為受過專業培訓,有證書,肯干,才能得到家政公司和顧客的認可。所以,我還是非常感謝嫂子家園的。

  冬日里的陽光,你感受到了嗎?

  這是一個金融危機下的初冬。在這個冬天里,有這樣一群人,他們逆流而上,在變革的環境中尋覓,以獨到的眼光、良好的洞察力,尋找機會,溫暖過冬。

  他們來自民間,自發、自主、自信,他們是一股強大而溫暖的力量,始終堅信,只要有毅力、能堅持,有眼光、有信心,就能在變革時期找到機會,實現價值。

  把“危”變成“機”。我們征集這樣的新聞線索,請把你身邊的故事講給更多的人。短信請發至:13833457000

  “最后一個離開深圳的人”為什么不是我

  “麻煩最后一個離開深圳的人,把燈關掉。”是最近出現在各大論壇的一個熱帖。

  帖子說:“沒想到金融危機波及得這么快,都影響到我這樣一個普通老百姓了。昨天電視上說,現在有七成的公司不打算招新員工了,有八成的人暫時不打算跳槽了,2009年畢業生(今年底找工作)有590萬,加上未就業的往屆畢業生有90萬,總共有600多萬人在掙扎。我是其中一個不幸者。我將成為第一個離開深圳的人。

  麻煩最后一個離開深圳的人,把燈關掉。”

  帖子在“霜降”這天出現在百度深圳貼吧后,許多人開始對金融風暴下的這個冬天究竟會有多冷做出了判斷,跟帖火爆。

  這樣的一個帖子似乎和贊皇的月嫂沒有任何關聯。但是,贊皇的月嫂一樣在深圳把腳跟站得穩穩的,“即使是白領、金領,也需要周到的家政服務。金融風暴和我們無關。”在深圳工作的月嫂申巧榮說。

  贊皇縣是國家級貧困縣,70%的農村婦女賦閑在家,她們大多文化水平低,沒有一技之長,成為鍋邊炕沿的犧牲品。贊皇縣婦聯抓住市場需求機會,精心打造并培育贊皇縣“嫂子家園”,作為婦女就業品牌工程。自2007年4月以來,培訓婦女近3000余名,近2000余名農村婦女實現了就業致富。如今,嫂子家園不斷提升服務水平,壯大服務隊伍,為社會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市場急需的優秀家政服務大軍,她們的足跡遍布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、石家莊等城市,為家政服務業注入了生機與活力。

  “供不應求”是張愛紅對她的學員的評價,“我們提供的是市場上最需要的、高質量的、規范的服務,所以,我們有信心。”

  趙莉,贊皇縣婦聯主席,看著“嫂子家園”一天天的壯大,感慨地說,其實只要人們轉變就業觀念,越是變革的年代,機會就越多。

您的預約信息已經成功提交,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

感謝您選擇我們!

Thank you for choosing us
欧美高清videossexo18_欧美肥老太牲交_性欧美长视频免费